http://www.miloo-shop.com

汽车上门保养是一门好生意吗?

  上星期四,北京阜成门一所神秘四合院内,车云“异言堂”首场线下沙龙悄然进行。定向邀请、硬性筛选、辩论赛制,皆为指向一个模棱两可却又满是能量值的命题:上门保养是一门好生意吗?

  来自上门保养这一细分领域的创业者显然是笃定的正方辩手,而传统经销商、汽配维修企业等则站在对立面进行驳斥。双方辩手自带从业立场,作为围观群众的车云菌将观点提炼总结,分享餮之。场面温馨,唯一“不友好”的只是观点。

  正-吉伟:上门保养有两大优势,一是节约了消费者的时间成本,二是透明,上门保养可以让车主看到,发生在车辆上的是什么,哪些该做,哪些不该做。

  反-杨立新:正方几位创业者基本上是IT或者保险出身,没有真正进入后市场实操阶段。现阶段做事都属于烧钱,成本和资金压力有待验证,一个不挣钱的生意怎么会是好生意呢?

  正-贾纪平:首先,上门保养对于消费者来说是有需求的;其次,上门保养是有毛利的,规模化之后,一年下来,单车在服务订单损耗、固定投入、油耗等等是直线往下降,维持一部分毛利,形成规模是可以赚钱的。

  反-王宁:相比于4S门店,上门保养的优势在哪里?4S门店可以进行预约服务,节省用户时间,同时,还能提供上门取车。对于透明化,随着传统门店的进化,也是必然趋势。

  正-白雪:从商家角度,资本补贴、获客方法等等,对于不赚钱的判断比较简单。但上门保养对用户来说是一门好生意,从后台数据我们能看到积极的数据反馈。此外,传统的维修技师没有直接面对客户,即便有沟通也是间接传达的,很闭塞。而上门保养的技师是直面客户的,正向的客户反馈能直接带来技师荣誉感的提升,工作也更积极。

  反-丁海涛:从便利性来讲,我们4S店能够满足客户到店后的所有需求,而上门保养存在的一个问题是,小保养能做,但由于场地和技术受限,很多维修的工作是无法做到的,只能再到4S店完成。

  从价格来说,4S店运营成本的确比上门保养高。但我的理解是,从厂家到配件的产业链过程上,所有都在改变,借助互联网工具来做价格的优化,我们也在努力,我们也在转型。

  正-岳鹏:没想到我的同行有一天会坐在辩论席的正反两方。我有一种感觉,传统企业以现有方式,跑不下去了。为什么呢?为哪一种产品专门建立渠道、铺开人力物力的方式已经很难见到了,也就是说一款汽车产品打天下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,不可能了。

  O2O模式会整合一切行业。但是整合之后,4S店就会完了吗?消费者可以上网购买4个轮子自己组装吗?做保养、买机油、买配件,还得线下来做服务。不是说谁革谁的命,另一家就没活路了。上门保养满足了人们懒惰的需求,这是好生意,但是光靠这一门生意也不行。

  反-张明:互联网时代,需求有很多,但要辨明哪些是真需求。上门保养也只是满足了一部分需求,却带来更多问题。比如,上门保养如何满足场地要求?把汽车架起来做保养?不安全。保养过程中的污染物、废气怎么处理?废油如何回收?刹车片的粉尘怎么处理?更不用提出车、人工等成本问题了。

  正-张焱:互联网思维就是站在用户角度做服务,上门保养出现之前,中国人对于保养所花费的时间是没数的。上门保养带来的省时、省钱是一方面,核心是信任的问题,上门保养可实现全过程的监控。透明将会带来信任与粘度。

  双方轮流对垒之后,上门保养创业者与意欲转型的传统经销商、连锁品牌之间是否有利益的矛盾?话语体系的不一致,是否又会在自由辩论环节炸出惊雷?

  我想,除了主论点的交锋外,这应该是不明真相的你们最期待的环节。是的,还好车云菌在旁观战,否则,火药味与硝烟感并重的现场简直能听见利剑出鞘的声音……

  不正经结束,分析为主的现场还是给到车云菌一个关键信息点:传统汽修行业与上门保养创业者之间,从业背景不同、核心出发点不一致,似乎本不该出现在正反双方。但在越来越强调用户感受的当下,“变”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。

  杨立新:商品价格包含两部分,真实的成本投入、产品附加值。一味的告诉消费者来降低价格却没有提高产品的附加值,这只是另一种不透明,并不是创新。

  白雪:我所说的“不赚钱”是指获客成本,单论每一单保养其实是有利润的。另一方面,消费者的需求和选择是多样化的,市场也足够大到接受各种形式的出现,我们和4S店之间更多的不是竞争,而是合作。

  杨立新:在我看来,所谓的O2O就是“游商+呼叫中心”的模式,只不过后者换成了APP。你们还缺少坐商的优势。

  王宁:说赚钱,考量维度我觉得太低了,应该从投资方角度,能不能给投资方带来利益,或者是你多长时间,在未来多少年之内可以给投资方带来利益,你一边说获客赔钱,一边说保养赚钱这是一个错误概念。

  张焱:米其林驰加做得很好,但大部分也很难有标准。最标准的在4S店,但4S店也有痛点,车要卖、保险要卖、人要养、库存在、场地要租。后服务压力很大。而上门模式直接解决的问题就是门店房租的压力、库存的压力。

  贾纪平:其实,单从是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这个角度看,如果现在想盈利我可以马上盈利,我停止规模扩张,我们把技师养好,每干一单都是赚钱的,不会暴利,但微利是可以的。

  丁海涛:4S店有一个优势被忽略掉了:卖新车,从车卖出去那一刻,我们就做了很多客户的跟踪。你们用的互联网工具,维修工单、CRM系统、客户数据分析等,我们也在用。你们做的,我们也能做。

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市场。正方明确告诉反方,你们在做的我们早晚都要做,反方也谈了观点,你们做的我们早晚也要做。

  复星昆仲资本卢山:我认同,上门保养不是全部,它还有更多诸如流量、入口等角色的延展可能;第二点,互联网是一种提高效率、改善服务、增加收入的工具。

  饭店可以分为海底捞和其他,海底捞很热情、积极,其他则很乱。究其原因是对待员工的理念不同。传统企业对待技师有一个误区,就是你是我的雇工。并且,传统产业背负着比较大的成本压力和运营模式,改变起来没有那么迅速。

  绿桥资本孙超:一个好生意一定是一个平台,为什么腾讯,这样的公司能生存,因为现在讲生态化生意。

  一个点醒,现在流行“C轮死”,每一轮融资如果没有拿到筹码,一定不会活。上门小保养是一门好生意,但上门大保养我觉得很难。

  复星昆仲资本梁隽樟:讨论这个命题,第一要看我们放在多长时间内来进行探讨;第二要看它是不是一件可规模化的生意,是不是有积累的结构化优势。从用户需求上,这肯定是一个趋势、潮流,从成本结构上,我们还需要另外算账。上门保养规模做大,还是有成本优势的。

 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张砼:我看好上门保养,但是有三点担忧。第一,互联网从业者对汽车的专业知识是欠缺的。第二,标准化的总结和提升能力有待观察。第三,现在使用的设备和仪器,没有做到对上门保养的形态做研究和认证。上门保养面临着很大挑战,克服过去就是胜利。

  复星昆仲资本金华龙:上门保养现在看并不赚钱。但是大家看京东现在市值约350亿美元,其实依然不赚钱。然而过去八九年里,京东毛利率从3%上涨至8%,目前已经接近盈利点。现在京东一旦突破一个百分点的盈利,就会产生20~30亿人民币的利润。上门保养也是如此,从毛利率更低的项目切入。抓住用户后,同样可以做维修、甚至是二手车、保险、新车。当然,我看好上门保养的同时,也觉得上门保养与传统产业两者存在合作的可能。

  说到这儿,你会发现,不论是哪一种话语体系,都有逻辑薄弱的地方、也都有言之凿凿的展开。而就汽车上门保养的业务领域来分析,紧张可能是利益被触及的表现,激进或许是创业所需要的氛围感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